不知道大家是否看过记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里面的工匠艺人,修复各种青铜器,字画,修复之后做旧如旧,不仅没有因为时间侵蚀留下损伤,反而修复的正好似历史遗留下的岁月痕迹一般,不突兀,不夸张,完全看不出是经加工修复的模样,可见技法高超,匠心独具。

但是就是这样的技艺却苦于传承,工匠师父几十年如一日的打磨研究,有了今日的国手典范,但是这份坚持和岁月的磨砺,想找到合适的人继承却很难,今天我们同样来介绍一下关于字画修复的名家——仇庆年。

仇庆年来自苏州,已经是个头发有些花白的七旬老人,但是他却一直坚守自己的一份事业,近五十年有,那就是利用矿石制成中国画的颜料,但是这份不轻松工艺,却已经无人继承了。

和现在的化学原料有所不同,古画,壁画历经多年岁月抹洗却依然颜色稳定,很少大面积褪色,这不仅是和保护得当,更于独特的染料离不开,国画的很多原料都来自于矿石的提取,而矿石的开采提炼都需要大量的人工,所以学国画的颜料很贵,不仅如此一些染料颜色稀缺甚至有毒,所以价格不菲。

仇庆年家里缺却有很多自己从山里捡来的矿石,这些矿石经都是珠宝的原料,如朱砂很多人买来朱砂都是为了装饰辟邪,图一个驱邪除秽的彩头,还有孔雀石,打磨抛光就是珠宝,但是晒干成粉之后就每克只有五元,这样远远没有加工宝石工艺品利润大,但是相比化学原料还是很贵,所以也曾经有人借着想要学艺的名目实际上却想打听这些矿石的产地来源,来打探珠宝原料的主意。

在仇老的柜子里有很多证书,都是这些年默默付出默默研究的辛苦写照,但是却有着心酸国画原料是民族瑰宝却无人继承的局面,百年后这些技术是否留存,这些民族瑰宝是否还能找到纯粹的影子,已经无法估量,这种艺人的情怀是否有人坚持亦不得而知。

老一辈艺人的坚守和情怀,在现在这个浮躁的社会已经很少了,同样也可以理解年轻人为了生存,迫于压力回归现实,所以这种国宝级艺术的传承还需要国家和相关部门的重视起来,才能不让这些属于民族的东西逐渐没落。同样像仇老这样的才是真正的良心匠人,希望这样的良心匠人得到更多人的关注。

首页社会